在医院卫生间打手冲,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世界上最尴尬的事,莫过于在打手冲的时候,被人撞见。

比这个还尴尬的,一定是打手冲的地点是卫生间。

是的,鄙人在医院卫生间打了一次手冲,还被人撞见了。

虽然已经过去数个星期,但这位路人从疑惑到震惊到无语再到牛逼啊兄die的表情变化,让我铭记终生。

于是当时的我毫不留情地用左手捂住脸,用左胳膊肘抵住卫生间的门

继续打手冲……

关于我为什么要在卫生间打手冲这件事

在医院卫生间打手冲,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时间回到那灰暗的一天。

上午8点,某医院的体检科。我和媳妇站在体检科一名年轻女医生面前,提出要做备孕检查。

经过一番友好的交流,年轻的女医生为我们拟定了体检方案。交了钱,拿了检查单,我们回到了年轻女医生的办公室。

为什么我要反复强调是年轻女博士?

因为年轻女医生在体检表上标注楼层和注意事项的时候,突然顿了一顿,指着其中一项,一脸桃花,发出蚊蝇般的声音,一边发出没人听得清的声音,一边扔给我一个你懂的眼神。

突然,我的腰一紧,一只有力的小手绕着我的腰做了一个不规则的旋转动作,力量呈指数级增长。

不用看也知道我亲爱的媳妇已经先收到了这个小拉拉的信号,并及时做出了正面反馈。

问题是,我懂个屁啊!

为了小命,我赶紧微(meng)笑(bi)着询问医生:“你好,嘶,这个没听明白,是去哪干啥来着?”

年轻的女医生可能也察觉到刚才的行为有些不妥,正了正脸色,递给我一个条形码说:“你去楼下的泌尿外科问一下吧。”

我接过小条,上边一行机打字体:精液常规检查。

1个小时后

泌尿外科的房间终于迎来了短暂的空隙,我趁机捏着小条钻了进去。正在喝茶的老专家被鬼鬼祟祟的我吓了一跳,连问我想干啥。

我赶忙递上小条,说明是楼上体检科让我来的。

老专家接过小条看了一眼,一脸的莫名其妙,告诉我做这个检查应该去检验科,不在这里。说完他递给了我一个智慧的眼神。

我急忙表示是体检科那个年轻的女医生让我来泌尿外科问的。老专家点点头表示,知道了,你去检验科吧。

我俩大眼瞪小眼。

瞪了半分钟,看着老专家智慧的眼神,我决定还是不打扰人家短暂的休息时间了。拿过条子再上楼问问吧。

然后年轻的女医生告诉我,那你去直接去检验科吧,检验科也在楼下。

……

于是我又出现在了检验科窗口

看着检验科里比楼上那位还年轻的几位女医生,我意识到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就结束了。

果不其然,我拿出条子递给离窗口最近的一位女医生A,A的面部肌肉明显一抽抽,然后递给了另外一个女同事B。

B看了一眼,接过条条然后递给我了一个塑料杯子,转头就走。

我······“那个,我知道这杯子是盛什么东西用的,但是我该去哪呢?”

没人回答我。

好在这时路过一位男医生,他简单地了解了一下情况,告诉我:“都是去卫生间解决的。”说罢手一指卫生间方向。

记一次在医院卫生间打手冲···

当我举着杯子,站在人来人往的卫生间里,看着唯一空着的隔间里满地都是五谷轮回的产物时。

我默念催眠神句:“来都来了,来都来了,来都来了。”踏进了隔间。

关上隔间门,伴随着其他隔间里五谷轮回时“喜悦”的嗯啊声,狭小的空间里空气逐渐辣眼。

我已经能隔着N95口罩,闻到一股类似老坛酸菜的味……我知道,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尽管这个隔间的门是坏的。

于是我脱下了裤子,默念麻仓优、麻生希、原纱央莉等老师的名字,希望她们赐予我力量。

此处省略在生理不适的情况下和生理功能搏斗的十万字。

眼看,黎明的曙光就要照进这昏暗的卫生间了。突然,卫生间的门被人推开了!!!文章开头的一幕出现了!!!

那个让我铭记终生的眼神,每每回想起来,我都会不由自主地打个寒颤。如果不是带着口罩,我可能已经选择一头扎进蹲便池里溺死了。

为了不让之前的努力白费,最终,我用胳膊肘抵着卫生间的门,完成了本次样品采集。

送样本

样品采集完成后,我执意在卫生间又等了20分钟,生怕一开门就再看到那个眼神。

当卫生间没什么人的时候,我像脱缰的野狗一样窜出卫生间。媳妇在卫生间外幽怨地问我今天怎么这么久。

我没有回话,因为我知道我还要手握着一个样本,横穿整个门诊大厅。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路过的每一个人都在盯着我和我的样本。

尽管我知道这是心理因素在作祟,但几十米的路,我仍走得格外艰辛。

更尴尬的是,当我来到检验科时发现,样品接受点还是没人。在没有人指导如何放样品的情况下,我只得丢下杯子飞快逃离现场。

逃了一半,我突然发现我手上还捏着一个机打条形码。凭借多年的医疗素养,我猛得意识到,没有这玩意天知道那杯样品是谁的东西,我急忙返回检验科。

好在杯子还在。

在我把条形码贴在杯子上的时候,一位检验科的女性医生路过,问了我一句禁欲了多少天,在得到答案后就离开了。

至此,打手冲时间落下来不圆满的帷幕。

我为什么要写这段经历呢?

写下这样社死的经历,是要花费很大勇气的。

而我之所以把它写出来,是希望能通过这件尴尬事,让以后的取精不再像我这样尴尬。

从整个取精的流程来说,值得优化的地方有很多,比如:

1、年轻医生脸皮薄属于正常现象,而且患者的脸皮说不定比医生还薄,为了避免因为某一方尴尬出现叙述不清楚的情况,医院可以通过把流程纸质化,打印出来发给患者,或者张贴在显眼的地方,既方便患者拍照、阅读,也能减轻医生的负担,降低交流的成本。

2、一般情况下综合医院都会设有取精室,但取精室的设置也相对隐蔽,检验科应当把取精室的位置和如何使用取精室的流程标注出来,方便有需求的患者查阅。

3、医院卫生间是高频次使用的地方,器材出现损坏、高峰期卫生间不够干净都是在所难免的,定期维护和高峰期增加清扫频率还是有必要的。另外,排风扇可太重要了!

4、检验科的附近最好要有个卫生间,不是每一个患者都有勇气举着尿液、精液样本,在人潮中横穿整个或者半个门诊大厅。而且卫生间离得近还能降低样品被污染、被碰翻的可能。

最后,从就医者的角度来说,体检科、治未病科等泛健康类的科室,也更需要瞄准就医者的痛点,提高他们的就医体验。

毕竟这类人群并非那些有硬性需求的看病患者,对他们来说就医体验的好坏很可能决定了是否会再次“光顾”。

比如我,至少这辈子不再打算去那家医院做体检了。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55338860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wt6.com/99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