骂你祖宗十八代句子(骂人祖宗18代的毒话考妣)

骂你祖宗十八代句子(骂人祖宗18代的毒话考妣)

下午的烈士陵园很安静,只有王钦带着几个老人,在那里勤恳的打扫。

还好,三月末的天气还是很凉爽的,干活也算不得遭罪。

其实最难缠的还是纸灰,一旦起风到处飘飞,搞不好就把人弄得灰头土脸的。

王钦把一车垃圾推到陵园外面,倒在了路边的垃圾点。

却发现路边有一台出租车,旁边两个女子拿着鲜花:“你们是要进去祭奠烈士吗?”

穿白衣的女子点点头:“是啊,可是可是我们不敢进去,这么多的坟呢。”

王钦笑了:“你们怕什么?这里是烈士陵园,长眠在这里的,都是保家卫国的英雄。站在他们身边群邪辟易,你们有什么好怕的呢?走吧我带你们进去。”

黑衣女子咬咬牙:“来都来了,怎么着也得去给爷爷扫墓,走吧。”

三个人进入了陵园,王钦回过头问道:“你爷爷叫什么名字?我帮你找到他。”

黑衣女生懊恼地说:“不知道叫啥啊!早知道找熟人陪我们来了,都是爷爷,不允许叨扰别人。”

白衣女子皱着眉:“不是我们亲爷爷,我们真不知道他在哪里,我们只是知道解爷爷的名字。”

王钦愣了一下:“你说的解是解放的解吗?如果是那位还真好找了,姓解的,在这园子里只有三五人,其中一位是当年的专署专员。”

黑衣女生连连点头:“是他就是他,我爷爷要赶在清明之前给解爷爷扫墓。他这两天身体不大好,我们没让他来。”

王钦带着两个女子到了解老墓前,这里已经打扫的干干净净,甚至还摆放了一束野花。

白衣女子诧异道:“这是谁在祭奠呢?啊不对,你瞧,每个墓碑前都有野花,是你干的吗?”

女生下意识问了一句,王钦笑了笑:“他们是为了我们今天幸福生活牺牲的!我还没开工资,只能是采一些野花敬献给他们!”

“我一一告诉他们,今天的美好生活如他们所愿!我们过得挺好,我希望他们在那边也过得好。”

说完话王钦要走,黑衣女生忽然说:“您对陵园很了解啊!那么您能帮我介绍一下,解爷爷当年的英雄事迹吗?”

王钦愣了一下,终于还是放下手中的推车:“可以!作为陵园的守护人,讲解也是我们的分内之事。”

“不过呢,我讲解的可能不够十分的精准,如果你们喜欢,可以看元成县志,是我主持编纂的。”

两个女人都愣住了:“真的呀,我们回头一定要看看,现在还要劳烦您帮着解说一番,谢谢。”

女子很有教养,长得也很美。白衣女子长发飘飘说话细声细气,黑衣女子剑眉朗目英气逼人。

二人一样的曲线玲珑,给女子讲了解老辉煌的战斗历史,两个女孩听的目眩神迷。她们没想到这个年轻人,讲起故事来这么的好听。

不过王钦没时间多说,讲述了二十几分钟,就继续跟那些老人干活去了。

等他干完了才发现,两个女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晚上收工的时候,李涛那个舅姥爷叹口气:“就是劳碌命啊,干点活咋还舒坦了呢?原先整天躺着净事儿,不是这疼就那疼的。”

另一位老人撇撇嘴:“你要不愿意干,就让你那孙子调个单位。”

那老头连连摇头:“算了算了,在这还能锻炼身体,还能赚钱多好,所长不赶我走我就不走。”

王钦哈哈一笑:“好好干活,我不会赶你们的,我可跟你们说了,谁不干我马上赶他走。”

“多少人工作比你们累多了,赚的还没有你们三分之一多呢。别怪我没提醒你们,你们走了我就让别人过来。”

几个老人一脸的馋媚:“不走不走!我们不走,这点活不算个事儿。”

还别说这个管理所,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有单独卫生间和淋浴,还有自己的食堂。

晚上离家近的就回家了,离家远的就住在这里,王钦直接骑着侉子,前往县府招待所

把侉子停好,进入招待所走到吧台前:“给我开一个房间。”

前台服务员刚把王钦送到202房间,招待所的所长方红走进来:“谁让你给他开房的?滚回去值班!”

服务员都要被骂哭了,捂着脸跑掉了,王钦脸一沉:“方所长!你啥意思?”

似笑非笑看着王钦,方红踹一脚行李箱:“被方志办赶回来了?抱歉啊,招待所已经客满了,这间房早就订出去了。”

作为元成县的门面,元成四美之一的招待所所长方红很美,体态丰盈前凸后翘魔鬼身材,一双杏花眼勾人心魄。

今年二十五岁,已经是正科高配招待所所长,跟李涛的中专文凭不一样,方所长是冀州师范学校毕业的本科生。

据说在学校实习的时候,就已经被当时的县委枢记李爱军赏识,没毕业已经入职了。

只是方红那张美丽白皙粉嫩的脸,看在王钦眼中,似乎有股子邪魅的味道。

王钦冷笑一声:“ 什么时候县招待所满员过?春耕动员大会已经结束,高考还早得很,你祖宗扎堆回来过清明节么!”

这话忒损了!方红恨得牙根痒痒,双手环胸,衬托着那一双更加的雄伟。

V字领下那深深的沟壑,仿佛能淹死任何一个男人,不愧是元成四美第一人。

真有料啊,老李多半为这赏识方红的吧:“我说没有就没有,怎么的?你还要来硬的啊?借你个蛋!”

来硬的?开什么玩笑?不要说他目前只是县志办的虚职副科,即便他再强势一点,也不敢闯县府招待所。

这位所长大人背后是前县委枢记,就是李涛的亲爹,现任甘淡市组织部长李爱军,惹不起啊!

元成县境内谁惹得起?这些年王钦跟李涛作对,已经够倒霉的,再招惹方红纯粹是作死了!

即便是有林建菡当后台,恐怕也无法维护自己了。王钦咬了咬牙,只好转身拿行李箱。

身后方红冷笑道:“晦气!丧家犬来这里住,你当我这里是哪儿?狗窝吗?”

嘴欠呢!王钦转过身:“这腌臜地方你当我愿意住么!骚气太浓,熏死个人儿!”

骚气!骂人不揭短啊!偏偏王钦文人性体,骂人还就喜欢戳人脊梁骨,就像当年把投资商,祖宗十八代龌龊事都掀出来!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364884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55338860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wt6.com/148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