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只爱你一人的诗句(此生只爱你一人的诗句下一句)

凤影再次从噩梦中惊醒,心口如撕裂般疼痛,仿佛又被梦里的那把剑刺穿了心脏一般。

此生只爱你一人的诗句(此生只爱你一人的诗句下一句)

尘缘未了,前缘可续

01

凤影收到了梅花宴的帖子。

梅花宴是丞相夫人承办的。据说她酷爱梅花,丞相爱妻,便为她栽下一院子的梅树。每年冬天,待梅绽雪中枝时,她便办梅花宴,邀请京中贵妇贵女们赏雪品梅。

凤影并不打算前去。但是,太后硬让她去。太后对她说,“你一个年芳二八的小姑娘,整天跟着我这个老太婆念经怎么行,该玩一玩去,这是哀家的旨意!”

她这才奉旨前往。

宴会热闹非凡。

丞相夫人在院子里搭了赏花棚,里面置了炭火。外面寒风凛冽,里面却温暖如春。加上各家夫人千金们争奇斗艳的装扮,更是春意盎然。

凤影隐在一角专心数着梅花树。

“姐姐,你怎么一个人躲在这里?”凤瑾迈着莲花小步款款走来。

凤影微微皱眉,并不打算搭理她。

“姐姐,”凤瑾挽上凤影的手臂,脸上一丝厌恶与不甘闪过,转瞬即逝。但凤影恰好捕捉到了。

“明明心中讨厌我,却要装作亲昵,真累!”

凤影不着痕迹地甩掉手臂上挂着的手,开口道,“瑾公主何事?”

“姐姐,以前是我不对,我特意来向你道歉!”凤瑾端起两杯酒,递了一杯到凤影面前,“喝了这杯,咱们以前的恩怨一笔勾销,如何?!”

“我不饮酒了!”

“姐姐,”凤瑾拉长声调道,“以前是我年纪小不懂事,不该孤立你捉弄你…”

吧啦吧啦说个没完,凤影听得头大。她接过酒杯,确定无毒后,便饮了一口。酒一下肚,身体就开始无力。

她一个踉跄摔在凤瑾身上。凤瑾顺势扶住她,嘴角快咧到后耳根了,夸张地喊道,“姐姐,你喝醉了吗?那我扶你去厢房休息!”

一进厢房,凤影就被凤瑾一把推开,跌坐在椅子上。

“哈哈哈…”凤瑾狂笑道,“贱人,你终于落我手里了!”

“你想干什么?”

“毁了你!”

“为何?”

“为何?”凤瑾瞪大眼睛紧紧盯着凤影,愤怒道,“因为你的存在就是错误!明明是登不上台面的东西,却抢走了属于我的一切!

你漂亮你聪明,你一来就夺走了父皇的宠爱,母后恨不得把我换成你,就连熠哥哥…也满眼都是你!

你就是个私生女,凭什么拥有这些?我才是正儿八经的公主!”

想到父皇只是把她当作制衡皇后的棋子。而凤瑾上一世,被她母后远嫁到边远部落年,过五旬的部落首领。凤影不由同情地看着凤瑾,“公主殿下,我对你的熠哥哥不感兴趣!

不过,您的母后会让你嫁给你的熠哥哥吗?你有这些心思,不如花在如何嫁给你的熠哥哥上吧!我走了,后会无期!”

说完,不顾对方诧异的目光,凤影从窗户跃出,跳上屋檐,离开了。她强撑着跑了一段路,确定没有尾巴跟上来,才靠着墙角停下来。

她大意了,没想到对方会给她下软骨散。软骨散融入骨血,内力是逼不出来的。她也是靠着强大的内力才压制了半刻钟。

02

现在,她全身酥软无力。望着眼前幽深的小巷子,内心祈祷:千万别碰上仇人!

老天爷一定是故意的。上一秒祈祷完,下一秒叶辰就出现了!

叶辰,她上一世爱得死去活来的夫君,也是亲手把剑插进她心脏的仇人!却是她怎么杀也杀不死的人!

两年前,她重生归来,第一件事就是派人去杀叶辰。他那时还只是个小奴隶,可是派出去的人都杀不了他!

她不信邪,亲自出马。结果,每一次叶辰都完好无损,她却遍体鳞伤!

也许叶辰是天选之人,有龙气护体。

所以她放弃了。

但想到以后自己会被他杀,她就施计把他弄进自己府里,好吃好喝供着,还请了各种师傅教他。希望他日后能够留她一命。

然而,仇人就在眼前,她却要抱他大腿。着实憋屈,所以她甚少回府。却不知他在这里买了院子?!

“公主殿下?”叶辰小跑过来扶凤影,“您怎么在这里?”

“查岗呗!”凤影开玩笑道,“说,你是不是在这里金屋藏娇了?”

“不如公主亲自去看看可好?”

叶辰扶着凤影进了他的院子。简单的小院落,只有两间小竹屋。

“公主,舍下简陋。您不介意到在下的卧房休息下吧?”说着,扶着她走进了一间竹屋。

凤影撇见叶辰的脸颊微红,想到前世自己被他拿捏得死死的,便有心逗弄一下他。凤影踮起脚尖,凑到他耳边,说:“介意,你又当如何?”

话音一落,凤影感觉手臂一紧,叶辰炙热的手掌透过厚实的衣料烫到她的皮肤上。她抬眸看到叶辰的耳朵绯红,脸更是红成了猴屁股。

“怎么了?”

她伸手去探叶辰的额头,意外闻到了自己衣袖上的异香。凑近仔细一闻,竟然是幻春香。

难怪凤瑾这么容易放自己走,原来她早已设下后招了。

可怜她中了软骨散,没有察觉。不然早处理掉衣服也就没事了!

“热…热…”叶辰呢喃着,眼神开始迷离。

凤影踮起脚,双手去拍他的脸,想让他清醒过来。奈何腿上无力,反而倒进对方的怀里,被对方紧紧抱住。

“叶辰,快醒醒!你可是要做皇帝的人,拿出你惊人的意志力来,你…”

凤影惊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叶辰这货居然敢亲她!

她的大脑一片空白,等她回过神来,人已被压在床上。

难道这就是命运?该发生的,逃也逃不掉?!

第二天晌午,凤影才醒过来。

叶辰听到动静,端着热气腾腾的面条,眼神飘忽地走进来。凤影故作轻松道,“昨晚的事,当作没有发生!”

“因为我是奴隶吗?”叶辰紧紧盯着她。

“不是不是,”她连忙摆手,心道好不容易得到的好感不能毁了。就现编了个谎言,“我答应过太后陪她清修,这辈子不嫁人了!”

“我必负责!”

丢下这句话,叶辰跑了。

“喂喂,别走啊!那把面条留下啊!”

03

凤影躲在宫里,连续十五天没有回府。叶辰炙热的目光,盯得她心里发毛。她怂了,不敢回去。

这一日,她的侍女匆匆跑过来,气喘吁吁地说:“公主,出事了。叶辰的父母被官兵带走了。说他们偷了隔壁丞相的庄子里的鸡。”

在这个社会,奴隶就算偷一根针都得杀头。

上一世,两位老人真心待她好。

所以她必须出面去救他们。

凤影冲进衙门,直接要求府尹放人。府尹自然不买账,说他们按章程办事,不得徇私。

凤影会心一笑,道,“那办案得讲究证据吧?证据呢?赃物呢?”

“有人证,他,”府尹随手指了一个人,“他看见他们偷鸡了。”

凤影目光对上那人,问:“那请问是在何时何地?他们怎么越过守卫跑进庄子去的?偷的鸡是什么颜色的?”

那人眼巴巴地盯着府尹,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管他那么多干嘛,反正他看见了!”府尹说。

“有人看见您和丞相夫人在酒楼私会!”

府尹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没有的事,别胡说!”

凤影耸了耸肩,道,“也不知道丞相大人会作何感想?”

“公主,你别胡说,谁看见了?”

“反正有人看见了!”

“公主,”府尹走到凤影面前,道,“我乃朝廷命官,不是奴隶,容不得半点诋毁!”

“同样是娘生爹养的,你并不比奴隶高级!奴隶也是人,也容不得半点诋毁!”

凤影慷锵有力的声音传到了门外的奴隶的耳朵里,扎进了叶辰的心里。

奴隶们感激地看着凤影,不约而同地喊起来,“放人,放人…”

府尹派人驱赶他们,人却全被凤影打趴在地。无奈之下,府尹只能放人。

凤影成功救出人来。可她刚走出衙门,就被皇帝的人请走了。

04

皇帝勃然大怒,抄起一个茶杯往凤影头上砸。殷红的鲜血混着褐色的茶水滑过脸颊,一滴滴落在她的衣襟上。

“你越发胆大妄为了!”

凤影跪下,道,“儿臣知错,但儿臣不悔!”

“你!”皇帝气得说不出话来,心疼这么好的棋子怕是废了。

凤影对皇帝磕了三个头,然后自请入静妙庵清修,无召不出。

皇帝点头应允。

凤影回到府中收拾行李。瞧见她额头上凝固的伤口、脸颊上的血迹、衣服上的血渍,叶辰的心像是被揪住一般,疼得喘不过气来。

“公主,皇帝伤了你?”

“没事,小伤!”凤影笑嘻嘻地说,“我要去静妙庵清修了,公主府就拜托你照顾了!”

说完,她转身离开,没有发现叶辰的异样。

叶辰像被施了定身咒一样,站在那里久久不动,唯有眼眶里饱含泪水。

“影儿,我回来了!”

上一世,他中了计,没有相信凤影。以为凤影袖中有暗箭,要杀自己。他才拔剑刺向凤影,可凤影双手护住肚子,没来得及躲开。剑不偏不倚插进了心脏。

他翻开她的袖子,里面空空如也。

丫鬟又告诉他,他们有了孩子。

他差一点就疯了。

还好,一切可以重来。这一世,我要扫清障碍,护你周全。

一年后,叶辰率大军攻进皇城,推翻旧制,建立新王朝。

“堂堂一国之君,天天跑到尼姑庵睡柴房,也不怕天下之人笑话?”凤影拦在院门口,不让叶辰进去。

“夫人,那我就昭告天下,此生只爱你一人,娶不到你,誓不罢休!”

“你!”凤影心烦死了,“你已经得到江山了,还不够吗?”

“江山和美人,我都要!”

“可我不想。叶辰,你死心吧,我们回不去了!”

远处的凤瑾问主持,“他们每天都这样?”

“哦弥陀佛,因果轮回,皆是缘。”主持说完就离开了。

凤瑾盯着他们,决定帮他们一把。

当年凤瑾献身给她的熠哥哥。可因为他是皇帝的人,她父皇和母后都不同意他们的婚事。她在宫中绝食抗争的时候,熠却在外面和别人成亲。

后来,她还是被嫁给那个部落首领。但她却联合支持叶辰的三公子杀了那老头,扶三公子上位。

战争胜利后,叶辰把她接回京城,封了个正二品夫人。回到京城后,瑾夫人常常来找凤影,两人逐渐成了无话不说的好姐妹。

05

这一日,夕阳西下,叶辰还没有过来。瑾夫人望着窗外,道,“最近京中不太平,有几个大臣遇刺。皇上不会遇到麻烦了吧?”

“他?武艺高强不会出事。”

两人各怀心事,沉默半刻后,瑾夫人突然跪下,“姐姐,我对不起你!”

“?你又做了什么?”

“没有,是替上一世的我道歉!”瑾夫人道,“是我设计的,让皇上以为你是父皇的人,还让他以为你要暗杀他。他没打算杀你,以你的身手完全能躲过的。”

听到这,凤影的手不自觉地放在肚子上。

瑾夫人接着道,“你死了,他也失了半条命!整个人都疯魔了,不让你下葬。跑到极北极寒之地,寻雪莲来复活你。后来用尽了他的天子气运跟妖僧换来你的重生!

姐姐,我亲眼看着他,瞬间变成一位濒死老人,他却仰天长笑。他真的爱惨了你!

姐姐…”

屋内的谈话被闯进来的小尼姑打断,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居士,皇上出事了…侍卫说他受伤跌落山崖下落不明!”

“在哪?”凤影焦急问道。

“就咱们前面的山崖!”

话音未落,凤影就犹如一阵风冲出去,消失在她们视线里。

尘缘未了,前缘可续。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364884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55338860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wt6.com/148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