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田芳的小说白眉大侠徐良(单田芳的小说白眉大侠徐良请播放)

单田芳的小说白眉大侠徐良(单田芳的小说白眉大侠徐良请播放)

上回书,正说到徐良冒雨追毒手娘娘欧阳雪,这徐良都把她给恨透了,下定决心把她给抓住。

哪知道被突然杀出的陆小倩给截胡了,他不禁问道:“小倩姑娘,你不是和云瑞在一起?这么大雨,怎么一个人来此?”

小倩闻听,哇的一声哭出来了:“三哥,大事不好,云瑞让人给困住了。”

她不说还好,这一说,徐良非常惊异:“我老兄弟那么大的能耐怎么被困住?”

小倩看徐良没有伞,冒着雨和自己说话有点过意不去:“三哥,咱们先找个地方避避雨吧,此事我慢慢告诉你。”

“好吧,前面不远是个道观,咱们去道观。”徐良看看欧阳雪的尸体,也不能放到路边不管哪,这被过路的人看到,那还了得?他把欧阳雪的尸体拎起来,也带回了银龙观。

进了银龙观禅堂,呵,禅堂里跪着十多个小老道,老房冯渊俩人坐在桌子前面,有模有样地在审案。

徐良和陆小倩这一进来,俩人才不审了,徐良问:“你俩审出什么来了?”

老房煞有介事的说:“启禀父亲大人得知,这个道观属于神剑山庄的,神剑山庄疏于管理,让这帮老道无法无天,他们没少干缺德事儿。”

“嗯嗯,这个咱们不要管了,明天交给本地官府处理,先听小倩姑娘说说,你老叔白云瑞出了什么事。”

老房闻听白云瑞出事了,心头也是一紧,他对这些小老道喝令一声:“你们都去空房,闭门思过去,可不许跑,跑了再逮住,罪加一等,去吧。”

这帮小老道,战战兢兢的去了,他们走完了,陆小倩这才说:“三哥,书安,我和云瑞一行人奔襄阳,因为气恼他又收了万里婵娟赛貂蝉张笑尘,我一路上也没和他说话。偏偏这个张笑尘,还不是省油的灯,我不惹她,她反倒惹我,说什么她是奉了武圣人于合,和普度老爷爷的旨意,来监督云瑞给她姐姐供奉长生牌位的。

三说两说,说翻了,就差没动手了。云瑞让我少说两句,我也不听,自己一个人赌气往前走,不想误入一个寺庙,叫流月寺,这个寺庙的人可不简单,他们是七十二黑道之一的流月门,门长是流云飞袖大和尚铁木。

这流月门专门给人洗脑,只要听他们几场法会演说,你自己就乖乖的往家拿钱给他们。我误打误撞,进了他们寺院,他们还有认得我的,也知道我背后背着乾坤伞,过来动手抢,我正在气恼云瑞和张笑尘,正好拿他们出气,打杀了他们十几个弟子。

流云飞袖铁木和尚亲自会我,也不是我对手,被我一宝剑插刺伤了左臂。他败下阵去,不想从寺庙走出来三位老者,这三位老者,自称是邪皇沙无心、至尊轩辕青、圣帝慕容冲,月亮教的三大教主。

我不知道他们的厉害,过去伸手,邪皇沙无心和我过招,十个回合都不到,就被逼的步步倒退,正在危机,云瑞赶到。

他接替我大战沙无心,他也不是沙无心的对手,四十几个回合,被生擒活拿。我姐姐和张笑尘前去解救,也都被抓,我看事不好,偷空跑了。三哥,快点想办法救云瑞。”

徐良听完了,这脑袋嗡嗡想:“云瑞的能耐和自己不差上下,他被擒拿,自己去了也够呛,抓他的可是享誉武林老前辈。邪皇沙无心、至尊轩辕青、圣帝慕容冲,哪一个不是在江湖上跺跺脚,颤三颤的人物?

“小倩,我看这样,我想云瑞被抓,一时半会不至于有生命危险,你稍安勿躁,待三哥想办法救人。”

这个时候雨渐渐的停了,可是天却黑了,方宽方宝俩孩子有眼色,折腾这么半天,师父师兄饭都没吃呢,俩人去厨房,把小老道们的素斋素饭给端来了:“师父,师兄,小倩婶婶,你们也饿了,吃点饭,吃饱了,好去救人。”

冯渊也说:“小倩姑娘,你也别担心,先吃点东西,咱们合计合计怎么救人。”

小倩也没办法,只得坐下来,勉强吃点。

徐良也简单吃了几口,看看老房:“书安,你背的紧臂低头花妆弩,给我摘下来。”

老房明白,徐良这是救人没把握,要用花妆弩对付敌人。他把花妆弩摘下来:“干老儿,你也好几年没打这玩意了,是不是先练练?”

“书安放心,我从小研究这个,闭着眼都能打,几年不打手也不会生。”说着话,解开大氅,把花妆弩背在身后,背完了,立马水蛇腰三道弯又出来了。

徐良说:“小倩,你们谁都不准动,我现在就去救人,假如我没回来,你们就去襄阳王府,等北侠欧阳春伯父,可是有一点,他也不能救人,就得去四川峨眉山,找小剑魔去,切记切记!”

说完了,徐良哈腰出了屋子,按照小倩所指的方位,跑下去了。流月寺距离银龙观,三十多里,徐良的脚程够多快,时间不大到了。

他观察了一下寺庙的地理,周围都是树林,庙门口没有和尚巡逻,他没从前门进,腿一飘,跳进后院。他也没来过,凭经验,后院或者地窖是关人的地方。他刚进后院,有个人上厕所刚出来,差点和徐良碰个满怀。

这人个头不高,花白胡须,穿一身黄色衣服,一双猴儿眼睛滴溜溜直转。

他上下打量徐良:“身高九尺,水蛇腰,三道弯,一双白眼眉,紫薇薇的脸堂。”

“跳进来这位,莫非你是白眉徐良?”

“不错正是,老前辈是哪一位?”

“我乃沙无心是也!”

他不报名还罢了,一报名徐良打个机灵,他就是邪皇沙无心!传说武林中有三个狂人,自封为邪皇、至尊和圣帝。武功自成一派,没人敢惹。他们的能耐高到什么程度?也没人知道。

刚一进寺就碰到了邪皇沙无心,免不了一场恶斗。徐良心里吃惊,脸上没带出来,他一抱拳:“原来是沙老前辈,徐良有礼!”

邪皇沙无心把嘴一撇:“什么礼不礼,净玩虚的。白云瑞被我抓了,你来救人是不是?”

“是,晚辈正是救人而来!”

“徐良,不说你功夫如何,就说你这份胆气,就够英雄,明知道我邪皇在此,你还还敢来,这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我佩服你!闲话也别说了,过来动手吧,你是晚辈,我让你三招。”他说话口气非常狂。

徐良看不动手是不行了:“老前辈,晚辈得罪了!”

“刷!”徐良一招金燕摆翅,打邪皇的前心,邪皇纹丝没动,挺起胸膛,硬接了徐良一掌。啪!徐良这一掌,实实呼呼拍到他胸口,被震得手臂发麻,身子不由自主的退了三步。再看邪皇沙无心,纹丝没动。

就这一下,徐良就知道,自己比不了邪皇。他心里说话:“我这掌开碑裂石,一般的金钟罩铁布衫都能破了,可是打在他身上,就像打在铁板上,根本打不动。”

可打不动,也得打呀,白云瑞在他们手里呢,事情头逼到这了,就得豁出一头去。老西儿一咬牙:罢罢罢,今天豁出我这颗破头,撞撞金钟。

他揉身而上,这次双掌齐出,双峰贯耳,打沙无心的左右耳根台。这次沙无心没有硬接,脑袋瓜子不能轻易冒险,往后闪身,躲开了。徐良紧接着一招振山掌拍来,他又躲开了,让了徐良三招。

“徐良,三招让完了,我可要还手啦!”

啪啪啪,身形如风,攻向徐良。

徐良把全身的能耐使出来,先打八卦连环掌,而后魔山双钩掌,再一变,武当棉掌!打出来花团锦簇,密不透风。沙无心暗自佩服:“不愧是白眉大侠!年纪轻轻的能耐是真高。”他有意的看看徐良的本领,也就拿出来五分劲儿。

就是五分劲儿,徐良也非常吃力,俩人打斗六十回合,渐渐不敌。再打下去,必败无疑。

老西儿一抬胳膊,“啪啪”,打出袖箭。沙无心哈哈大笑:“早就听闻你暗器一绝,今天我领教领教!”说话间,袖箭落空,徐良抖手打出三支金镖,这三支镖还有名堂呢,头一镖,小龙问路,看看你往哪里躲,第二镖,乾坤锁定,找到你位置,第三镖霸王楔撅,给楔上了。

沙无心会过的暗器无数,像徐良这么厉害的,还是头一次。他收起笑容,使个金刚铁板桥,把三支金镖躲过。他鲤鱼打挺刚站起来,徐良三支镖又到了,头一支叫疾如风,二一支叫快如电,三一支叫镖无影。

啪啪,头两支镖到了,沙无心闪身躲过,第三支镖发出去二尺多远,徐良跟身进步,把镖给收了。沙无心弄不清楚徐良怎么回事,老西儿石头子左手开弓,和机关枪一般打来。

沙无心不敢怠慢,闪转腾挪,把石头儿躲过。

徐良三样儿暗器,都打空了,尽管打空了,也把沙无心吓出一身冷汗。

徐良迈步来到他面前:“老前辈,论能耐,我不是你的对手,暗器也落了空。按理说,就该认输任你处置,可是我兄弟在你们手里,我要被俘那就没人救他,您是前辈,我给您磕个头,您大人大量,让我走了吧!”

徐良说完了跪下就磕头。他说的句句在理,邪皇沙无心信以为真,也就没有防备。

徐良往下蹲,看样子要磕头,冷不丁,打出紧臂低头花妆弩,这弩来的太快,正打到他左肩头,疼得他一愣神:这徐良暗下毒手!

他刚一愣,花妆弩又打出来,右肩头又中了一支,徐良打这个,可以说例不虚发,大罗金仙你也躲不开。

他连中了两弩,又疼又气:“徐良,你敢暗算你爷爷,我跟你完不了!”他也是真狠,俩肩膀中了弩,胳膊动不了,俩腿还能用呢,一个起伏,扑奔徐良,徐良再打弩,来不及了,只得接驾相还。

这沙无心,邪皇的绰号不是白叫的,双腿踢出,连环夺命,盛怒之下使出他成名绝艺,闪电五连鞭!他恨透了徐良,每一腿踢出都有千钧之力。

他一发狠,徐良真就抵不住,迭遇险招,眼看危险,从大墙外头,蹦进一个人来,正是细脖大头鬼房书安!

他挡住沙无心,“看法宝,土炮!”一袖子的沙土打向沙无心,老房打土炮,炉火纯青,百发百中,比徐良的紧臂低头花妆弩还强着一块。

头一次就打了飞剑仙朱亮,二一次打了卧佛昆仑僧,这次来打沙无心。沙无心被打个正着,眼睛鼻子全是土,他一闭眼的功夫,老房匕首不归,刺透了他的胸膛。

“啊!”被刺进去的一瞬间,他还想呢:“大意了,刚才弩箭我没有闪,又被这个大脑袋钻了空子,中了他土炮。”

他心口插着匕首,没有马上倒下去,歪歪斜斜的走了几步,想说话说不出来,倒在地下咽了气。

这就是人有失手,马有漏蹄,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那么大个邪皇沙无心,纵横江湖几十年,死在老房手里。

老房看他倒下了,当下也没敢过去,怕他没死透,用土坷垃拍了他几下,沙无心不动弹,这才确信他死了。

老房大着胆子过来:“沙无心,你不是武林邪皇哪?到底也不是天下第一房老剑客的对手,有本事起来,咱们大战八百回合!”跟死人他还逗贫。

自言自语了两句,把匕首拔出来:“干老儿,您没事吧。”

徐良累的突突打颤,自己要不是取巧,根本打不着沙无心,就沙无心受了伤,自己也不是他对手,没有书安的土炮,自己非交代了不可。

他捡起落在地上的镖和袖箭:“书安,没事,这个沙无心太难对付。看能耐不次于小剑魔。你怎么来了?”

“干老,你一个人来,我不放心,偷偷的后面跟随,你们打斗的时候,我趴墙头看,眼见你危险,在外面装了两袖子沙土,这才暗算了这老匹夫。”

徐良心里热乎乎的,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爷俩不是亲父子,胜似亲父子。

老房刚说完,屋子里又出来一伙人,他们刚才划拳喝酒,没注意外头,突然听到有人惨叫,这才出来看看,他们出来不要紧,这一出来,发现沙无心躺在地下,有个白眼眉和大脑袋在旁边站着。

有人就认出来了:“这不是白眼眉徐良和细脖大头鬼房书安哪?沙无心老剑客多半是完了。”

他这一喊,院里一阵大乱:“抓住他们,别让他们跑了。”

徐良看他们冲来,拽出金丝大环刀:“书安,快走,我掩护!”

老房还不走:“要走一块走!”

这一耽误,被人家给包围了。这时候流月寺大队人马都从屋里出来了,为首的是至尊轩辕青,和圣帝慕容冲。还有七十二黑道的各家首领,一百多人把徐良和房书安团团围住。

“徐良,还还不束手就擒!”徐良一看,完,这算完,怎么打?与其被打个跟头,不如痛快一点,他把兵刃一扔:“今天山西人认栽了!”

群贼网上一闯,用绳子捆住,把徐良生擒活拿。

老房一瞅,徐良都被俘了,我打个什么劲儿?小片刀一扔,有几个贼过来,把老房按倒在地,拿绳子也给捆上了。

轩辕青和慕容冲,看看地上的沙无心:“老伙计,你死的太惨了,在天之灵别散,我们这就把杀害你的凶手,开膛摘心,给你报仇!来人,把白天抓的人也推出来,排摆香案,给沙老剑客祭灵!”

手下人把白云瑞,陆小英,张笑尘,邱步,张豹,全都推出来,这几个人也全都五花大绑。

云瑞看徐良也被俘了,心中难过:“三哥!”

徐良看看云瑞:“老兄弟,咱们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今日死在一处,也是人生一大快事!”

“对,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怕他何来!嘿,你们七十二黑道的,给爷爷来个痛快!”

陆小英,张笑尘,别看是女人,吵吵的也挺凶:“给姑奶奶来个痛快。”

邱步和张豹,俩人也不含糊:“孙子们,一会儿杀我们的时候,要报上你们的名号,我到阎王爷那里,好提前给你们备案。”

他们个个英雄,只有一个人例外,谁呀?您还用问哪,细脖大头鬼房书安。

老房母狗眼翻翻,就这么死了,也太窝囊,我儿子还没满月呢,干脆,我用老办法,喊两声,他扯开嗓子就喊:“救人哪,细脖大头鬼房书安要归位啦!救人哪!”

看守他的俩贼,看老房喊叫,怒声斥责:“喊什么?这荒郊野岭,谁来救你?”

徐良,云瑞,看老房喊人,心里不是滋味,连累了书安,可叹书安刚当父亲,就陪我们掉了脑袋。

他俩刚想到这儿,揉,揉,从庙在外头,蹦进俩人来,俩人蹦进来还喊呢:“师兄,不必担心,师弟来也…”这个也字还没说完,瞅见徐良众人被五花大绑,满院子都是贼,呜呜泱泱的不知有多少,有点傻眼,后面的话没说。

徐良看跳进来的,正是多臂童子方宝,诙谐童子方宽。他心如刀绞:“傻孩子,你们怎么也来了?”

方宽方宝虽然紧张,不过一点没怕:“呀肽!我是多臂童子方宝!”“我是诙谐童子方宽!”“你们这帮贼听好了,快点把我师父,师兄放了,倘若不然,你们看,让你们在刀下做鬼!哇哇哇呀呀呀!”他俩还叫唤开了。

群贼闻听,哈哈大笑:“你们俩胎毛未退,乳臭未干,真他娘的不知道天高地厚。”

本寺的主持,流云飞袖铁木和尚,迈步走过来:“你们咋呼什么。你们师父都被我们抓了,你们还想乍什么刺?乖乖的把刀扔了,我拿绳把你们捆上,你们好一起上路。”

“啊呸,你这个秃驴,有什么本身拿我们?休走,看刀!”俩人提刀双战铁木,铁木左胳膊被陆小倩刺了一剑,伤不太重,他右手舞动铁叉杖,和方宽方宝打在一处。

方宽方宝俩打一个,也不是铁木的对手,五十回合,被铁木杖里加脚,把二人踢到在地,被贼人生擒活拿。丢到老房近前,贼人还说呢:“大头鬼,这是你喊来的救兵,有能耐你再喊,看谁来救你!”

老房这个嘴,多咱也不饶人:“喊就喊,二位师弟,跟我一块喊。救人哪,细脖大头鬼房书安要归位啦!”方宽方宝也和老房一块喊,三个人传的声音还挺远。

这时候,贼人把香案已经排摆完毕,沙无心的尸体,也被草席澄敛,那位说怎么不用棺材?大晚上寺庙没棺材,只能用草席将就。

老房明白,这马上就要归位了,喊得更起劲儿了,贼人哈哈大笑:“大头鬼,你也别喊了,就先拿你开刀。”

一把拽过老房,有个贼薅住老房头发,露出老房擀面杖粗的脖子,另外一个贼,举刀就要剁。

这一刀下去,老房非交代不可,徐良吓的把眼睛闭上,不忍心看,正在这时候,墙外又跳进三个人,有一人高叫:“刀下留人,贫道在此!”

徐良听声音耳熟,睁开眼:“哎呀,师父!”

武当派主姜飞雄赶到,后面跟着俩师弟,绵里藏针柳元池、万丈翻波浪杨万里。

三人赶到才要大战群贼!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364884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55338860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wt6.com/145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