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元店货源批发市场地址(2元店货源批发市场)

忙碌起来感觉时间过得特别快,拖鞋生意刚做得有了一点起色,一年产假期限就要到了。如果回回单位上班,这个生意就难以持续;如果继续休假,只怕铁饭碗又会保不住;用一个不确定的生意去换一个铁饭碗,合算吗?

王晓芬决定去单位探探领导的口气。这一天,她来到蒋站长的办公室。

刚进门就热情地打招呼“蒋站长,来看您了。”

站长高兴地站起来说:“欢迎回来上班啊!一年都没看到你打照面。”

“站长,您不知道,讲起上班我就头疼。我那个娃啊特别难带,又特别缠人,离开半步都不行。家里又没有帮手。”晓芬见面就开始诉苦。

“现在小孩子是特别难伺候,做妈妈不容易吧。”蒋站长表示理解。

“那我能不能再请一段时间的假啊?”晓芬试探着问。

“根据现在的形势和政策,可以再休一年假,但只能发基本工资,奖金就没有了。”蒋站长热心帮她想办法。

“奖金有没有无所谓,只要能请假就行。”这对晓芬来说是一个意外惊喜。心想碰到蒋站长这样开明的领导也是自己的福份,蒋站长在防疫站是一个神的存在,不仅业务能力全市最强,而且对员工特别关怀,大家在单位象亲人一样的生活,所以王晓芬是无论如何不想离开防疫站这个幸福的大家庭。

得到可以继续请假的消息,从卫生防疫站出来,晓芬感到无比轻松和快乐,进门时候的担忧一扫而光。又有一年时间可供自己折腾,看看究竟能折腾出一个什么名堂来。对于想做事情的人来说时间和机会比什么都宝贵。

回到家里,她仔细算了一下账,前面几个月亏了不少,“绿洲商场”的租金去了四千,外公的工资付了两千,好在后来有了这个拖鞋生意,不但把前面的亏损弥补了,而且有两千多的盈余。钱虽然赚得不多,但是已经蹚出一条路子,不会像刚开始做生意时,无头苍蝇一样乱撞,明年顺着这条路走下去,应该会越走越顺。

晓芬信心满满地对一旁老公说:“今年虽然没有赚到什么钱,但是我还是想改善一下做生意的条件。”

“准备退掉绿洲商场的摊位另外租门面吗?”陶祖明问。

“绿洲商场暂时不能放弃,用它的名义对外做生意信誉比较好,它还可以提供合同和发票,而且还摊位还可以用它来做仓库。”晓芬觉得这里算是个福地,如果没有沈所长那五百双拖鞋的订单,现在还真的不知道会是什么状况?

“那你说改善生意条件是什么意思。”老公不解地问。

“我现在跑业务、谈生意、进材料,要么骑单车,要么坐公交车;实在是效率太低,而且拉不了货,我想用第一年赚的钱买一台轻骑摩托车,而且要买男式的,不但跑得快而且力气大。”晓芬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在她看来有了轻骑摩托,那就等于给自己的双腿装上了风火轮。

“好啊!这个想法不错。”陶祖明举双手赞成,家里有一个轻骑他也有机会出去显摆一下,九十年代初,骑摩托车还是一件很长脸的事。

谁知晓芬刚把轻骑摩托买回来的第一天,陶祖明就骑着钓鱼去了,搞得晓芬要去联系塑料发泡厂也没有去成。等他回来的时候,晓芬有点不满,开始埋怨道:“买这个车可不是玩的,是用来赚钱的。都是两个孩子的爸了就知道玩,也不想点正事,不想办法赚钱拿什么养家?”

“我每天都上班,哪里有时间去做赚钱?也不知道做什么生意啊?”陶祖明替自己辩护。

王晓芬突然想起飞霞厂的赵建东,就说:“你发小把飞霞厂搞得那么大,你想到找他借钱,怎么就没有想到找他做生意?”

晓芬的话一下提醒了祖明,他一拍脑袋说:“是哦,怎么不去找他做点什么生意呢?”

“是啊,去找找他吧。”晓芬催促到。

“可飞霞是做日化的,总不会要拖鞋吧?”

晓芬提议:“这样吧,我们两个一起去他厂里,跟他看看聊一聊,说不定有什么可以做呢。”

这一天上班的时候,赵建东从他轿车里走出来,祖明夫妇也几乎是同时从他们的摩托车下来。赵建东此时正是春风得意,看到老同学的到来,也愿意分享一下自己的喜悦。

他双手拉着祖明夫妇说:“你们今天来得正是时候,晚一天来我就去北京了。”在办公室还没有坐下,他就高兴地说:“告诉你们一个最重大的好消息,我们‘飞霞’被评为了一九九一年全国消费者最信赖的‘十大品牌’之一。明天要去中央电视台领奖。你们知道吗?全国一共才十个品牌,其它几个分别是茅台酒青岛啤酒凤凰自行车海尔冰箱中华香烟、北极星钟表等。这些都是如雷贯耳的大企业,而且是国营企业,只有我们飞霞才是创办几年的乡镇企业,这是一个多么大的荣誉。这是多少钱也买不来的,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企业家做一辈子也拿不到这个荣誉,而我们飞霞只用了六年就站上这个领奖台。这可不是我们自封的,是商业部组织全国消费者投票评出来的。”

晓芬和祖明听了,对赵建东佩服之至。跟他比起来,晓芬觉得自己就是一个还在咿呀学步的婴儿。

晓芬说。“赵总,你真的太厉害了,是我们川沙人骄傲啊。这成就的意义远远超出了赚钱本身。”

“赵总你现在这么成功了,也照顾我们做点生意吧?”祖明开门见山地说。

“你们一个在医院,一个在卫生防疫站,做什么生意呀,别扯了。”赵建东以为他在开玩笑。

“我老婆现在休产假,在做一点小生意。”祖明解释到。

“晓芬都做生意了,怎么没有听你说?怎么不早点来找我?”赵建东对晓芬说道。

晓芬说:“你那么大老板,我哪里好意思高攀,我只是做一点不足挂齿的小生意。”

“那你说吧,我这里有什么生意你能做?”赵建东慷慨地说。

陶祖明心里一点想法也没有,只好转头看着晓芬。晓芬想了半天说:“我们没有什么资金,又没有什么技术,就做点最小的事情,按照现有的价格给你供应封箱的透明胶带。怎么样?”

“就做这点小事?没有问题!这个生意就给你们做。你们去找采购部谈具体价格和数量,就说是我同意的。”赵建东当场拍板。

对于晓芬来说这也算是一个意外的惊喜,虽然是一个极小的生意,至少建立了生意上的联系。

回到家里,祖明却有些不开心:“既然跟人家开了口,何不要一个大一点的事情来做?”他埋怨晓芬开口太小。

“做生意你以为不要本钱啊?他们这种大厂,最快也是月结,甚至两三个月结一次账。一个月光是这透明胶带,我估计都要垫上万的本钱,以我们现在的实力,能够把这个胶带做好就不错了。不要想一口就吃一个胖子,慢慢来。何况我们主要还是做拖鞋,这个只是附带的业务。”听晓芬这么解释,陶祖明没话说了。这生意上的事的确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看来赵建东确实是一个很念旧情讲义气的人。生意是接下来了,具体操作都是晓芬一个人的事。

自从有了这台摩托,真是如虎添翼。以前去一趟城隍庙,来来回回要一天时间,现在半天就拖回来三箱透明胶带。根据合同价格,晓芬从城隍庙批发回来,每一卷胶带可以赚五毛钱的差价。晓芬觉得只要有钱赚就有奔头,就有使不完的力气。

她把货送到飞霞的采购部,算是完成了第一批送货。

晓芬拿着对方的收货单往外走,仓管问晓芬:“这胶带哪里进来的?”

晓芬如实回答:“城隍庙啊!”

“怎么只进这么多,两天就用完。”

“摩托车一次只能拖这么多。”晓芬解释道。

“怎么不去义乌,那里便宜多了,城隍庙的人都是义乌进货,何必让他们赚一道呢?以前送胶带的都是义乌货。”仓管是一个热心的女人,把这里面的门道都告诉了晓芬。

晓芬一听茅塞顿开,既然做了这个生意何必让中间商赚钱,不如自己直接去义乌。其实她知道川沙每天晚上都有去义乌进货的班车,只是自己从来没有想过去义乌进货的事。

这一天晚上,晓芬把孩子哄睡着以后,一狠心就把他交给老公,独自去坐前往义乌的夜班车。

她像一个夜晚出征的战士,对老公说:“家里就交给你了,等我的好消息吧。”

老公回应道:“去吧,一路小心点。”心想这老婆真能吃苦。

车上挤满跟她一样去义乌进货的生意人,看来义乌的确是有吸引力的地方,晓芬像一个小学生一样充满好奇。在班车上摇摇晃晃似睡非睡的熬到天亮,根本就没有休息好,到了义乌,刚好是店铺开门营业的时候,晓芬马上精神抖擞投入战斗。

原来以为城隍庙小商品市场已经好大,到了义乌才发现,这里真是各类小商品的海洋,营业面积比城隍庙不知道要大多少倍,各种各样的商品品类多得吓人,哪怕是一粒扣子都有专门的市场。甚至光卖皮带的店铺都有整个一条街,而且品种和花样都是成千上万,价格跟城隍庙比也是低得惊人。在城隍庙卖三元一卷的胶带,在这里只要二元,这简直把晓芬给震撼到了,从这里进货,利润翻翻都不止。晓芬不但把所有钱都进了胶带,而且将自己平时在城隍庙进的其它货品跟义乌进行了比较,所有的东西同样的质量,价格至少低一半以上。晓芬还发现打包带在这里也特别便宜,她马上想到纸箱上不仅需要封箱胶带,而且打包带也是必须品,所以也带了一点样品回家了。

傍晚,班车又拖着昨夜那车人,再加上他们各自选的货物往回走,回到川沙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了,就这样一天两晚没有休息,她又马不停蹄地叫个黄鱼车把货送到飞霞厂。晓芬虽然很累了,但这次义乌之旅,王晓芬觉得很值,甚至后悔来晚了,不但大开了眼界,而且寻找到了性价比最高的货源,以后不管什么生意她都敢接了。眼前,她急切地想知道,自己带回来的打包带飞霞能不能看得上?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364884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55338860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wt6.com/143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