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名妻

高中的时候,有一天我姐命令我画一个女人。

当时我的艺术成就起伏很大。所有成绩优秀的作品,甚至包括一个比赛的冠军,都是姐姐这一代人抓刀的杰作;分数低的都是货真价实的烂片。

我想这个时候,我姐命令我画一个女人。我一定是没有善意的出丑。于是我立刻不服气,拿起纸笔,小心翼翼的画了一个女人。大姐看了一眼,笑着说:“你以后肯定怕你老婆,要么是她凶,要么是她出名。”我问她为什么。她解释说:“因为你画的女人特别壮,特别大。”虽然当时我对她的心理测试并不服气,但从那时起我就在心里种下了一些淡淡的担忧。

当我进入大学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害怕和我的女同学说话。尤其是面对漂亮的女同学,舌头僵硬,全身发抖。尤其是听到一些唐璜同学的告白后,更让我害怕。从他们那里听到的是挫折多于成就。的确,那个年代男多女少,年轻女孩都很嚣张。想要追到女朋友,至少要通过耐力、智力、专注力、财力四项考验。

听到这些学长的经历,真的让我对女生望而却步。所以逢年过节,我干脆躲在家里。

出国留学后,失去了家人的保护。同时觉得女生真的很可爱,要鼓起勇气面对女生。就在我武装自己面对四大考验的时候,我居然发现,女生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可怕,那么不可理喻。尤其是比我们晚毕业四五年的女生,和我们同期的女同学差距很大。这些年轻女孩会自费陪你吃饭看电影。他们把自己提升到和你平等的地位。

当然,我没想到,当时这些女生中就有“名妻”。第一次见到她,我就发现她身上有最北方的气质――对,对,不对,不对,从心到口是一条平坦笔直的路,没有一丝拐弯抹角。对于我这个缺乏阅历和勇气的超龄学生来说,真的是理想对象。在“召唤”之后,我当然想到了婚姻。到这个时候,我已经有95%以上的把握,她以后不会对我太刻薄了。但是她会出名吗?于是我心里想她是学油画的。环顾世界,看画的人是有限的。画画很难出名!所以我下定决心要娶她。

回国后,我著名的妻子最初安顿下来绘画和举办艺术展。虽然她的名字刊登在报纸上,但她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这期间,她也很珍惜自己的诗才和文才,偶尔会在笔记本上记录下自己的感受。

有一天,她灵机一动,画了一幅油画,并在上面题了一首诗。后来这幅油画展出时相当轰动――这首诗得到了很多好评。食髓知味,除了在画上写诗,还在一幅更大的油画上写散文。从此,杂志出版界开始接受她的诗和画,经常有手稿。然后,她的散文和插图经常出现在报纸和出版物上。从此,她带着画挤进了文艺界。因为文艺读者数量远远超过观画人数,她真的成了我的“名妻”。

刚开始,我的名太太每次写完一首诗,都会先拿给我看,问我看懂了没有,看能不能看出她想借这首诗表达什么。有一天,我打开电视,正在放语文高中的教学,是和她一个学校教书的女同事教的,我就听了。那天的题目是白居易的诗,说白居易写的每一首诗都要先被一个老婆婆读一遍。如果老太太理解了,那才是真正的完了,否则一定要改,直到她理解为止。所以我明白,我的功能和那个老女人是一样的。

为老婆出名,确实会造成一些尴尬的事情。下面简单介绍一下。

老婆不在家的时候,我总是接电话,让对方给老婆解释一下信息。就那么两三次,对方问我是谁,我回答说是老婆老公。对方说:“你好,Xi先生。”哦,天哪,你给了我我妻子的姓。当我更正自己的名字:“我姓刘”时,对方连连道歉。我想他一定比我更尴尬。作为一个大男人,我有些沙文主义。如果我想平静地对待这件事,我必须有很高的自制力。

另一个经常发生的事情是,在介绍我的时候,为了加深对方的印象,介绍人往往会在介绍完我的姓名、职业、学历甚至生日之后,加上一句“他是老婆的老公”。以后可能很少有人记得我的名字,但一定记得我的婚姻状况。

那么,一个有名的老婆难道没有给我带来什么便利吗?其实我再举两个例子供你参考。

《名妻》的读者多为正在读大专或刚走出校门进入社会做基层工作者的年轻人。我记得有一次计划一次家庭旅行,我妻子打电话到一家酒店预订房间。订房小姐说今天是假日,所有的房间都被预订了。但是你仍然可以留下你的名字,把它放在等候名单上。某名媛报名字时,对方说“随时来,一定有你的房间。”那是一段美好的时光。在一些经常要上班的地方,柜台小姐首先由“名太太”管理,事情必须做得很顺利。

有时候,出于业务需要,你不得不和一些关键人物交朋友。交朋友,首先要表现出诚意。送礼,既俗气又有行贿嫌疑;请吃饭,你又剥夺了一家人团聚的机会,所以无论你做什么,都很难开口。最后,他想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送一本著名妻子签名的书。此时,他一方面难以拒绝这种“礼遇”,一方面又觉得刘看得起他。施者受益,受者慷慨,皆大欢喜。

在家里,一个有名的妻子和其他家庭主妇一样,喜欢做一些事情,不喜欢一些事情。

恐怕她最不喜欢做的事就是买菜做饭。据我所知,她烹饪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她第一次出国的时候。那时候她什么都不怕,以为自己什么都能做。有一天,她自告奋勇做了几个菜给你同学尝尝。菜一上来,就爆发出一阵欢呼声,因为每一桌都是五颜六色的,组成了一幅美丽的画面,于是有个同学自告奋勇,冲到街上买底片回来拍照留念。没想到大家尝过之后,没有人再说一句话。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打扰她做饭了。结婚后,她确实做了一些努力,回忆起奶奶做的一些好菜,自己也尝了尝。经过几次学习和改进,她已经能做几个稍微高一点的菜了。没想到,这几年以写字画画为借口,想尽办法不进厨房,终于白费了心血。所以一个家庭餐,请某人或我会照顾它。有时我很忙,所以请她帮我做。过了很久,我走进厨房,看到她还在慢慢的做着准备工作。所以为了让全家人在挨饿之前有一顿饭吃,他们不得不从她手中接过这份工作。没有办法做饭买菜,她就承担了买菜的任务。一开始全家人都很满意,但过了一段时间,婆婆觉得她买的菜很“蠢”,缺少变化。她听晕了,说:“我就是吃着傻饭长大的。”

每个月的21号,老婆都如坐针毡,因为电话缴费通知会准时送到。我妻子和她的几个朋友是电话专家。一次电话聊半个小时是常有的事。只是我住在石门县,打电话几乎都是长途,所以这些公司很可能是电信局的标准客户。可能是老婆怕我看到报警的电话费会心烦,所以等邮递员来了,把电话费通知单拿走藏起来,好让我眼不见心不烦。

其实有名的老婆也是好老婆。除了做饭,家里的大部分大事小事都能做。

我有个外号叫“魔手”,因为东西一经过我的手就消失了。有时候老婆能帮我找到翻遍所有东西都找不到的东西。如果我出门穿得很差,她会叫我回来换套新衣服。当我的衣服真的走样了,她会拉着我去买新的。她已经学会不自己给我买衣服,这是我拒绝穿衣服换来的尊严。

经常有人问我,老婆比自己出名难吗?其实现在都是一个年代了,谁都有不幸成名的机会。我个人以有一个有名的老婆为乐,除了不忍心被冠上老婆的姓。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364884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55338860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wt6.com/142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