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心洗流水,馀响入霜钟.不觉碧山暮字谜丹东?客心洗流水余响入霜钟不觉碧山暮秋云暗几重?

想要读懂诗歌,其实也需要一定的语法知识。寻主探谓突破法,就是针对诗歌细节难点,依靠诗歌浅层含义,识别真正的主语和谓语,分清“谁在做”,“做什么”,从而实现初步读懂诗歌的目标。

应用此方法需对诗歌大意有基本了解,并结合一定的推理分析,从而还原诗句真正的含义。

所谓“寻主探谓”,就是找出诗中的谓词以及谓词的执行主体所谓的“谓词”,指的是用来描述或判定客体性质、特征或者客体之间关系的词项;根据《现代汉语》的定义,汉语的谓词包括动词和形容词。而“主语”则指执行句子的行为或动作的主体,是句子中的陈述对象。

简单来说,就是这么回事——主语:谁?谓语:怎么了?

诗歌是用高度凝练的语言,形象表达作者丰富情感,集中反映社会生活并具有一定节奏和韵律的文学体裁。读懂诗歌,其实就是要弄清作者写了什么人或什么物,这个人或物“是谁”或“是什么”,他(它)“做什么”或“怎么样”了,而代表“是什么”“做什么”或“怎么样”的词也就是谓词,一般是指诗句中的动词形容词;“什么人或什么物”则是执行主体,即主语

正课

【解题技巧挖空学习】

(一)辨诗题主谓

诗题的解读是理解诗歌内容、鉴赏诗歌的关键,题目中往往包含诸多信息。我们要做的是先找出诗题中的谓词,然后辨别谓词的执行主体是什么,从而挖掘并丰富这些信息。

1、诗题中有明确的主语和谓词。

如,2015年高考新课标全国卷Ⅰ中的诗歌《发临洮将赴北庭留别》(岑参),诗题中的谓词分别是“发”“赴”“留别”等,执行主体则被省略了,但不难辨别出执行主体是诗人自己,就可解读为“‘我’从临洮出发,将奔赴北庭,在离别之际写作此诗作别”,可见写作此诗时诗人还在临洮,他将要去往北庭,据此,就不难知道诗中关于北庭的内容并非眼前所见,而是诗人的想象,因为他还未到北庭。

由此便可确定第一问——‘与<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相比,本诗描写塞外景物的角度有何不同?’的答题方向,虚写想象。

2、诗题中无法找到主语和谓词。

如,2015年高考新课标全国卷Ⅱ中的诗歌《残春旅舍》,在题目“残春旅舍”中找不到谓词和执行主体,这时我们要将省略的谓词和执行主体补充完整。可围绕“旅社”一词进行延伸,运用合理的推测,补充与其相关的主语和谓词。“旅舍”是用来“住”的,那么“住”就是被省略的谓词,谁住呢?不能是“残春”,“住”的主体是人,是诗人,是“我”。于是诗题的大意就是“我于残春时节住在旅舍”,“残春”“住旅舍”,由此读者也会略微感受到诗人心中的孤独寂寞。而有些诗题更为简洁,比如杜甫的《月夜》,对这样的诗题,就要结合诗句内容,推断出“谁”在“月夜”“干什么”还是“怎么样”,即可。主语和谓词合在一起,便勾勒出诗歌的主要事件,所以务必辨析清楚。

(二)辨诗句主谓

诗题读懂后,就该进入诗歌的主体内容。一以贯之,我们仍用识谓词、辨主语这方法去句句落实,以主语推谓语,以谓语定主语,就可以“无往而不解”。且看2017年高考新课标全国卷Ⅰ中的诗歌《礼部贡院阅进士就试》第三句“无哗战士衔枚勇”,谓词“无哗”“衔枚”都有“没有声音”“肃静”的意思,作者以“无哗”“衔枚”来比喻考场“肃静”。因为考生在“安静答卷”,而非“表现考生奋勇争先,一往无前”,试卷第14题中B选项的表述显然对这两个谓词理解有误。

如果谓词是形容词,亦是同理,即要弄清“执行主体如何”“执行主体怎么样”。

2016年高考新课标全国卷Ⅰ中的诗歌《金陵望汉江》,颔联“横溃豁中国,崔嵬飞迅湍”,谓词有“横溃”“豁”“崔嵬”“飞”等。我们围绕执行主体“汉江”对它们分别加以解释。“汉江”在前,“溃”就不会解释为“溃败、溃散”;“豁”也不可能解释为“开朗”,而“崔嵬”本来常形容山的高峻雄伟,可“汉江”不能“高峻雄伟”,而应该取其“显赫盛大”义,解释为“波涛汹涌”。这句的意思便应该是“汉江水势浩瀚,泛滥于中原,波涛汹涌迅疾奔流”。

不合常理处,必有缘由。细究之下,方见真知。

(三)寻主探谓难点突破

1、辨谓词难点突破

谓词除了常被省略需要补充出来外,识别的难点还在于词性活用,也就是说,有些诗句的谓词并非动词或形容词,而是由其他词性来充当。其中有两种现象比较常见,一种是形容词的活用,一种是名词的活用先来说说形容词活用为动词,这种情况相对比较容易辨识,因为谓词本就包含形容词,即使不知道它活用,也不太影响对句意的理解。例如,“春风又绿江南岸”(王安石《泊船瓜洲》)中的“绿”字就活用作动词,可依据执行主体“春风”或“江南岸”的不同,解释为“吹绿”或“变绿”。

而名词活用为动词就相对复杂,因为执行主体一般由名词充当。读者极易将活用的名词看作执行主体,那样句意将会完全不同。例如,“朱颜君未老,白发我先秋”(李白《忆襄阳旧游赠马少府巨》)中的“秋”字,意为“衰老”,名词活用为动词,这句诗的意思是“你年轻的容貌还没老,我却长出了白发先衰老了”。

像“白发我先秋”这样没有直接体现谓词的诗句,我们一定要有词性活用的意识,以便准确无误地解读诗歌。

再如2017年高考新课标全国卷Ⅰ中的诗歌《礼部贡院阅进士就试》第二句“广庭清晓席群英”中,借用文言文词性活用中的知识,“席”这个名词带有宾语“群英”,应该是活用为动词。“席”意为“坐”,“一清早宽阔的庭院里就坐满了各地来应试的精英”。一个“席”字,理解对了,整个句意也就通了,由此可见识别谓词的重要性。

总之,句子中肯定存在谓语,或省略,或活用。把它找出来,诗句才能理解对。

2、辨主语难点突破

识别谓词相对而言比较容易,而辨别执行主体则较为困难。这首先由诗歌高度凝练的语言特征决定,执行主体常常被省略;其次为了押韵和对仗,执行主体会被作者任意倒置。省略的要补完整,倒置的要调顺序。

省略主语的例子前面讲了很多,此处不再重复,以《听蜀僧濬弹琴》的颈联为例谈谈“倒置”的情况。 “客心洗流水,馀响入霜钟”,“客心”如何“洗流水”?分明是流水才能洗客心,这里便是典型的主客体倒置。只有将主语辨析清楚,我们才能分清谁是主,谁是客,谁在做什么。

当然,谓词和主语二者相辅相成,缺了谁都没了依据。结合诗句大致意思,主谓互相参照,便能更加准确地理解诗歌。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364884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55338860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wt6.com/130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