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阳古道大地图高清版(淮阳古道大地图高清版图片)

资中,古称资州,传说是禹(或说为尧)的第三个儿子名资封地于此,故名资州。一座不高的山--重龙山矗立在小城的身后,一条不大的江--沱江穿城而过,将小城一分为二,江北是老城,江南是新城。资中是我的家乡,我在那里出生,长大,过了十八年,到现在离开四川也正好是十八年,一半对一半。周末,利用到成都办事的时间,顺便回了一下资中,坐车在新城里兜了一圈,有些漠然,大约是因为我的记忆,绝大多数是停留在老城,所以完全找不到从前的印象。即便是从前就读的学校,也是从老城搬迁而来的,虽然亲切,却并不激动。昨天下午回到成都,看到一个面馆,很平常的小店,十几个平方,经营的是资中小吃兔儿面。早晨,特地去要了一碗,热乎乎的下去,记忆浮上来,往事被通上电,将过去次第照亮,一些从前的影像,也慢慢浮现。

                 一、初步印象

资中的最初印象,大约应该是1981年,或者之前听过只是我不记得罢。那一年资中城发大水,淹没房屋无数,损失惨重。我的一个姑姑在城里,在给我爸爸过完生日后回家,发现已经荡然无存。我的第一件棉衣,是从别人手里买过来的,只花了一块钱,据说是一个孩子不幸被水冲走,他的父母不知是睹物伤心还是回收利用,甚至是不是直接从死者身上扒下来的也未可知,总之辗转到了我的身上,一直穿了四五年。我小学快毕业的时候,只及我的半腰,我还在穿,但现在却不知到哪儿去了。大水之后的第二年,我随父亲到一个亲戚家,途经资中,还有许多人说起那场大水是如何的凶险。那次资中之行之所以印象深刻,是因为我第一次进城,第一次吃了冰糕。当时我看到别人在吃,觉得很奇怪,大夏天的吃热气腾腾的东西,还吃得津津有味的。问父亲,才知道是冰糕,而我以为热气腾腾的东西,不过是霜气。我说我也要吃,父亲叹了口气,花了三分钱还是一分钱给我买了一只,而他自己,却一口也没有吃。

关于1981年大水,还有一部电影叫《特急警报333》,拍摄当年是如何抗洪抢险的,现在情节已经基本忘记,而我,也从来没有在电影里找到资中的影子。

           二、二次进城

我第一次去的时候是7岁,第二次去的时候,已经时隔八年。但我还记得当年我吃冰糕的地方,在一个十字路口,在路过的时候,一下就记起了从前。上一次到资中,是走亲戚,而这次是中考。我们一个年级上百号人挤在一个小旅馆里,每个房间都住了四五个人。我的一个小学老师,姓王,因为民转公,也和我们一起赶考,和我住在一个房间。那次考试的事情我基本完全忘记,只是记得几件事情,很惭愧,也是和吃有关的。一是我第一次吃了西瓜,也第一次吃了苹果,不过都是王老师给我买的,他说他不喜欢吃,觉得西瓜象棉絮,而苹果象生红苕,我当时心里还暗笑,苹果那么香脆甜,怎么可能和生红苕一个味道呢。等慢慢长大之后,我才明白,他不是不喜欢吃,而是舍不得吃,故意让给我吃的。又想起从前我与他在食堂吃饭的时候,他总是把肉菜拨给我,说只喜欢吃素菜一样。

第二个关于资中的记忆是我吃了花卷,或者许多人看到这个会笑话我,但确实是第一次吃这个东西。家里成天基本都是红苕,面食是很奢侈的,最多吃点挂面,或者烙个黑面饼,而在学校食堂,最多只供应馒头,而我还得控制着量吃。我还记得吃的花卷有两种,一是用辣椒面做的,另一种是甜的,我对花卷里面裏的东西很稀奇,还专门看过他们是怎么做的。

第三个记忆是我喝了汽水,玻璃瓶的,是什么牌子的倒忘记了。那时候许多孩子都是第一次进城,大家对城里的一切,都充满新奇感,总想跃跃欲试。但我们又都很穷,穿得破破烂烂,一看就是乡下孩子进城,不知高下好歹。考试完离开资中的时候,我给家里带了几瓶汽水,用一个塑料网兜提着,坐着敞蓬车再坐拖拉机再走了十几里山路才到家。然而父母对我买的东西没有任何的惊喜,只是觉得花几毛钱只为喝一口汽水有些不值得,母亲对我一向严厉,但这次她并没有批评我。

三、资中二中

在这次中考之后,我顺利的进到资中二中。在当时整个资中县,二中是王牌中学,以至于有个说法叫进了二中的门,相当于一只脚已经跨进了大学的门。我的小学老师说我准能考上大学,而我也是抱着这个目的,拒绝的师范学校的录取,而转投二中。报名的时候,是母亲送的我。我们提着蚊帐,扛着草席,下车之后走了两公里的路,才浑身是汗到学校,现在想起那时候的狼狈相,和打工的没有任何区别。城里比乡下到底不一样,和我一起住的学生,有城里人,有工矿子弟,一个个穿得很光鲜,新衬衣熨得平平整整整,新皮鞋锃亮锃亮,时髦一点的已经有了摩丝,护发素,洗发液。也有一些从农村来的孩子,一看就是老实巴交的,象我一样,没有见过任何世面,在谁面前感觉都矮人一截,布衣,布鞋,不管洗头还是洗脸洗澡,一块肥皂便通通搞定。母亲央求宿舍里的人,让他们照顾好我,不要打架。

安顿好之后,大约是看到别的孩子都穿着新衣服,而我的衣服不是拾大哥二哥的,就是从当地一个劳教所里面买的旧衣服,母亲终于下定决心,带我去市场上给我买条裤子,七块五毛钱,那是我平生第一次穿新买的裤子,以前的裤子,全部都是母亲一针一线缝的,即使这样,我也很少穿新的,传到我这儿,不是这有个眼就是那有个洞,而用来缝补的布也是五颜六色,形状各一。有了新裤子,我并不觉得开心,七块五是我一个月的菜钱,这儿花多了,那儿自然就无钱可花。

果然,在买完裤子之后,母亲发现钱不够用了,我的生活费没有了着落,于是我跟着母亲,坐车到一个叫沙包头的地方,找一个亲戚,给我借了二十元钱,才好歹糊弄住了一张嘴。

我在二中呆了三年,三年里我的成绩如过山车一般的上下。我以全乡第一名的成绩考进了二中,但在第一期期末考试,却在六十人的班级里只排名第四十一位,几乎倒数。我在高三的时候突然醒悟,在一年的时间里,从班级中下的水平一跃为班级第二,让老师和同学刮目相看。而在高考的时候,我再次众人大吃一惊,由于发挥严重失常,以前觉得唾手可得的重点,竟然落空,只上了普通本科的线,而由于志愿填写的问题,我再受重创,仅仅被中专录取。

高考之后的许多年,无论是在重庆上学期间,还是工作之后,我都没有回过二中,甚至没有进过资中县城。对我来说,二中是一个充满荣耀与心酸的地方,是一个不愿意回首的地方。我在那里体会到求学的艰苦,品尝世态炎凉。因为穷,有许多同学不是那么太友好,但也有许多同学非常仗义,因为成绩变化太过剧烈,许多人,不管是老师,还是同学,抑或是周围的人,似乎也跟不上形势发展,以至于前一天对我还很羡慕嫉妒的人,第二天突然就有些不以为然,前一时期我还是他人的反面教材,后一时期却众人追捧的对象。当一个怀揣大学梦想的孩子,以脱离农村为唯一要务,信心满满的走进考场,而结果不过是一场泡影的时候,你能够想象当初的我,是如何的失落。

然而我却从来没有因为高考而哭泣过,不知为什么。

2007年,在高考的十五年之后,回家时偶然听说二中要搬迁,我才拿起相机,到我曾经生活学习过三年的地方,拍照留念。我去的时候,正逢暑假,高考刚刚结束,学校里很少有人来往,即使看到,也全是陌生。以前熙熙攘攘人声鼎沸的地方,似乎瞬间宁静。操场上杂草丛生,食堂荒芜破败,宿舍楼空无一人,教室里空空荡荡,一切的一切,仿佛我从来不曾来过,也不曾有人来过。而我就读过的红旗楼,早已人去楼空,一把铁锁,将从前与现实阻隔,只有鲜红的“红旗楼”三个字,还在斜阳中伫立,无言的记述着从前的悲欢,真实而痛楚的告诉我,二中于我,真的只是记忆,以后,连寻找记忆的地方,恐怕也河再寻。即使我去的新二中是如何的宽敞,如何的现代,都无法让我激动。我的二中,只是那个在重龙山下的二中,别的,都不是。

           四、重龙山

重龙山的名字我已经忘记是怎么来的,只是记得山上有许多北魏时期的佛刻。二中依山而建,每天早晨,我们在晨读中见重龙山逐渐清晰,每天下午,我们在落暮中看着重龙山隐入夜色,周末的时候,几个要好的朋友会结伴一起爬重龙山,或者拿几本书,坐在半山之间,静静的看书,听鸟语,闻花香。

说来惭愧,我们上重龙山基本是不要门票的。学校与后山相通,有一条小路可以攀援而上,路的尽头,只需要翻上一人多高的坎,便可成功逃票。但也买过两次,一次是陪我母亲,一次是陪我二哥。二哥那时候不过二十岁左右,因学习成绩不好而辍学,为供我和姐姐上学进煤矿。有一次他来看我,说想去重龙山,我与之同游,并且在重龙山上以城区为背景拍了一张照片,一直保存在我的影集里。偶尔翻出来看看,便觉得往事唏嘘,时光凋零。

关于重龙山,我还知道有个传说,是我父亲告诉我的。说以前山上的台阶非常奇怪,是数不清的,上山的时候是101级,到下山的时候就成了100级,无论谁去数,也不管数多少遍,都是这样。有个地主,为了验证究竟是多少级台阶,就找了一百个人来站,每一级上站一个人,结果,数字是弄清楚了,可再也没有上下数不一样的神奇,据说是破坏了风水。父亲还说了一个关于重龙山滴水弹琴的故事,但我却忘记了。

资中一直引以为豪的是出了两个状元,一是南宋赵逵,一是清末最后一个状元,叫骆成骧,重龙山上还有他题写的匾。山上有座石塔,看样子应该是久经风雨,当时我们考证,认为上面有弹孔,却不知道是什么时间留下的。山上有许多的恐龙蛋化石,很随便的堆在地上,大家可以随便触摸,不象现在,都锁在深宅大院,非要把脖子伸得长长的才能够看到。

二十年不上重龙山,不知道上面风景依旧否?

  五、兔儿面及小吃

资中的小吃一直让我垂涎三尺,那时候我们出早操需要出校门。每天早晨,当我们饥肠辘辘的跑过飘香的小吃摊,鼻中闻到诱人的香气,耳边响起老板们卖力的吆喝兔儿面牛肉面杂酱面抄手酸辣粉的时候,我真是连吃霸王餐的想法都有了,幻想有一天,趁老板不注意,随便抄起一碗面就跑,先吃了再说。然而我终于还是按捺住了食指大动的摧残,眼看着同学们一个个的走进小面馆吃得油光水滑的出来,而我只有咽口水的份,然后去食堂打一份稀饭,一个馒头了事。

资中的兔儿面印象最深刻的原因是某年冬季,周末,天寒地冻,大家学习完之后都觉得肚子饿得受不了,历史老师说穷苦人的生活是“又冷又饿,日子难过”,那天算是赶上了。于是大约有十几个人,成群结队的拿着饭盒饭盆一路叮叮当当的敲过去,一人要二两,狼吞虎咽的吃下去,一点残汤都没有剩,恨不得把碗都啃掉。以我们那时候的食量,不要说二两,一斤面可以随便吃下去,绝对一点不夸张。大家都觉得没有吃饱,然而摸摸口袋,还是无奈的摇头离去。晚上熄灯之后,大家都纷纷讨论面是如何的香,以后有钱了要吃多少碗面打牙祭。甚至过了两天,我们拿碗闻的时候,还能够闻到上面的香气,现在想应该是碗没有洗干净。

资中的酸辣粉也很有名,但绝大多数时候,我都只有流口水的份。终于有一天,一个同学外号叫地主的,不知为什么突然想起早餐请我吃酸辣粉,那个味道美得,差点把舌头都吃下去。红油油的汤面上,洒着几颗酥脆的黄豆,绿色的是葱末,白色的是骨头汤,略微发黑的是粉条,配上香醋,酸中带辣,还没有吃,香味冲入脑髓,就能够把人熏得晕眩。粉条柔韧细滑,极富弹性,吃在嘴里,很有嚼头。一碗下去,汗马上出来,感觉全身上下,三万六千个毛孔,无一不爽。

资中的小吃除了兔儿面之外,还有杂酱面,抄手。2007年的我重回二中的时候,找到学校附近的小店,一口气点了三四种面,还有酸辣粉,但却没有从前的味道。于是想起清周容写的《芋老人传》,信乎其言。

六、后记

其实一直想再有个机会,想在资中城里静静的转转,在拥挤泥泞的老街上走走,寻找往日的记忆。但我却一直惮于去寻找,回忆总是美好的,但真正到现实,或者不过如此,最多只是告诉别人或者别人,你某个时间,在某个地方做过某事而已。有时候,记忆是一汪久远的水,倘若莽撞的出现,会破坏其平静如镜的水面,而使其中的天空更加模糊,破碎。记忆只是我们珍藏中的珠宝,你可以带着它,触摸它,却不能够以它为生,只需拥有,但已经足够。而我们的过去,终究只是过去。

20120826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55338860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wt6.com/126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