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九字真言会招鬼吗(念九字真言会招鬼吗为什么)

念九字真言会招鬼吗(念九字真言会招鬼吗为什么)

果然没问题,野兽终究是野兽,灵智不足,受高等血脉气势压制厉害,遇到强者就会臣服。

  虽然这只是谭逍以“临”字诀观想的金龙不是真的,但这也不是它们这群野兽所能抗衡的。

  “临”字诀主要表现临事不动容,透发出坚定不朽意志,达到坚持自我摧毁敌人意念的作用。

  修炼“临”字诀除了需要口诀对应还需要观想修炼。修行到一定境界可凭自身意志崩山裂河,意动星河。

  自从谭逍发现自己还可以修炼道家一部分秘籍后,谭逍对道家道藏中《九字真言》可谓是相当看重,认为这不输于任何道家至高秘籍。

  就这两三天的时间谭逍不断回忆吸收着前世的道家典籍,越是认真感悟越是觉得的这《九字真言》不凡。刚修炼就可以稍微抵挡爷爷不经意发出的气势,现在不过几天就能压制一群相当练气三层的野兽,这难道还不是其不凡的表现吗?

  就在谭逍以气势压服兽场众野兽时,谭业谭波他们以及苏启月都感觉不可思议,他们看到了什么?只看到谭逍往那里一站,群兽匍匐臣服。

  “这难道就是逍哥在路上讲的“王八”之气?”谭波不禁想到在路上他们聊天时说到小时候的辉煌,当时他听到谭逍说他有“王八”之气所以才能在霞光城横行霸道成为孩子王。当时自己和谭业都以为谭逍开玩笑,现在才发现自己逍哥貌似真有“王八”之气,不然那些野兽怎么可能一瞬间臣服在地。

  谭逍走出兽场,“启月兄,如意苑我就笑纳了,给你一天时间送到谭府来。没问题吧?”

  谭逍的话顿时惊醒还在沉浸在刚刚发生的事的众人。

  “逍哥,你真是太厉害了。”

  “逍哥你的“王八”之气简直无敌啊。”谭波崇拜道。

  闻言,谭逍有种一脚把这胖子踹进兽场的冲动。

  没理会谭业谭波他们,谭逍走近苏启月,“启月兄,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哈哈哈。。逍兄果然厉害,走,我请客,黄鹤楼为逍兄庆贺。”苏启月拉住谭逍的手一副高兴的模样。

  谭逍挣开了苏启月的手,“启月兄,如意苑。”

  谭逍一字一句说道。

  气氛突然紧张起来,谭业谭波他们也是盯着苏启月看他如何回答。

  “我不是说了吗,如意苑已经被人买走了,我无能为力逍兄。”

  苏启月完全选择性不提自己当时说过什么话。

  “哈哈哈。。没事,如意苑被人买走了,聚富赌场还在就好,我不介意的。”

  谭逍这话一出,室内的气氛为之一僵,苏启月的脸色更是难看,而谭业谭波两人更是瞪大眼睛看着谭逍。

  “我滴乖乖,原来逍哥一如既往的嚣张啊。聚富赌场比得上几个如意苑了。”谭波心道。

  “三少爷,这个玩笑可不好笑。”苏启月的脸已经阴沉了下来。

  “怎么?想报仇的时候就没想过后果?如意苑和聚富赌坊你自己看着办,我不逼你。”说是不逼其实就是一种威逼。

  “哼,谭逍,你说的对,我就是想报仇,看到你这张脸我就十分不爽,如意苑和聚富赌坊你想都不要想!”苏启月朝谭逍放肆咆哮道。

  看这苏启月前后两种模样完全好像两个人一般,谭逍很头疼,苏启月对自己的成见很深啊!自己当初不过一个小屁孩而已,就算做的事情有些离谱,嚣张跋扈,但都过去几年了有必要还这么认真吗?

  苏启月现在看着谭逍便不禁想起当年被谭逍脱光衣服放狗追咬的时候,那时候他成了整个霞光城的笑话,而衬托的却是谭逍的威名。自己无时无刻不想着洗涮这个耻辱,于是日夜苦练武功,终于成为了霞光城年轻一辈前三强者。

  得知谭逍去了青玄门以为自己可能永远跟他没有交集了,却没想到今天他自己跑上们来。本来他还有所畏惧,但后来看着谭逍想购买如意苑的时候苏启月突然想到,这谭逍可能因为丹田气海被废所以被家族放弃了,没有培养价值,故安排他接手普通生意。

  苏启月把谭逍这次过来购买如意苑的目的认为是谭家安排给谭逍的任务。所以先是故意推脱,最后又提出让他在兽场走一圈的羞辱。

  谁不知道谭逍已经被废了,在兽场上走一圈那还有活人,料想谭逍不敢去,然后自己好好羞辱一番以报当年之仇,可谁知道他居然答应去兽场。

  虽然后来自己有点后悔不想谭逍死去,也就想着等谭逍被这些畜生追的满地跑的时候再叫人救他,到时候谭逍也没脸问要如意苑自己又报了昔日欺辱之仇,就是谭家也不能说什么,毕竟是谭逍自己自不量力要进去兽场的。

  可是自算不如天算,苏启月万万没想到谭逍走进兽场里面的野兽就臣服了,这简直让苏启月感到不可思议,不能理解。自己可从没想过谭逍能够这样翻盘的。

  现在谭逍问他要如意苑他可拿不出,那是苏家想尽办法才夺过来的,当时造价光基本造价就花了五万两,本来苏家就是为了卖个好价钱的,现在被自己输了那可就白白损失了几万两白银。

  “没事,你做不了主我自会找长辈们去苏家找个能做主的人。”谭逍丝毫不在意苏启月现在能不能给他如意苑。

  “不要欺人太甚。我苏家也不是任人宰割的。”苏启月站了起来愤怒的盯着谭逍,胸口起伏不定。这是摆明了此事不可罢了,要找长辈去苏家收账。

  “铮。。”谭波直接抽出了手中的剑。

  “你他妈什么东西还敢在逍哥面前大喊大叫。霞光城年轻一辈前三就很了不起吗?”谭波拔剑指着苏启月大吼。

  在谭波眼里苏启明算什么东西,逍哥刚开始这么温和的和他说话是他几世修来的福气,要是当年早把他丢出去喂狗了。

  后面的侍卫看到这情形马上赶了过来各自站在自己的主子身边手做拔刀姿势。相互警惕看着对方。

  “不要妄动,我是来谈事情的,不是来闹事的。”

  谭逍挥手拦住了谭波他们,要是苏启月能够识相他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当然最重要的是谭逍发现自己这边的人打不过对方。

  谭业练气三层,谭波练气二层,后面几个侍卫也练气三四层。可对方却练气五层霞光城年轻一辈前三,而且现在自己等人还是在对方的场地上。

  “谭逍,不要假模假样,你是什么样的人整个霞光城谁不知道。”

  “想要如意苑不可能。我苏家绝不答应。”苏启月现在不可能答应,以前自己经常被欺负,现在自己已经是霞光城前三高手如果就谭逍一句话让出了如意苑那他以后还怎么在霞光城混,怎么在苏家立足。

  就算现在是自己说话不算话又如何,自己要是真把如意苑给了谭逍,别人怎么看?说自己堂堂霞光城前三居然还会怕一个废人。可能会说是谭逍仗着是谭家嫡系子弟太嚣张但也会说他苏启月是弱夫。他承受不起这如意苑被谭逍给了的后果。

  “你他妈找死。。”谭波和谭业准备动手给这不识相的苏启月一点颜色看看。主辱臣死,至于自身不是其对手这件事他们根本不放在心上。

  “你们敢!”苏启月气势一放准备动手镇压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狗腿子,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霞光城年轻一辈前三。

  “住手。”谭逍伸手拦住了谭业谭波他们,现在不是斗气的时候,自己可不想谭业谭波他们受伤。

  “看不出苏启月你胆子挺大的啊,敢朝我谭家人下手。你们苏家做好了和谭家开战的准备吗?”

  “如意苑我要定了,给你三天时间把地契送到谭府来,不给,我们走着瞧。”谭逍紧紧盯着苏启月一字一句说道。

  说完也不再理苏启月便带着谭业谭波他们走了。

原创文章,作者:用户投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wt6.com/123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