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正太是什么意思呢(小正太是什么意思呢网络用语)

1 敛着锋芒,妖魅而邪气。

凌晨4点,绕着凉城市中心走了大半圈,走到双腿发软。

6个小时前在对面阳台看到的画面还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那倒影在帘帐上的修长身影,就算再模糊一些,她也一眼就能分辨的出。

青梅竹马10年,她只是出国留学了1年,回来后的第一晚,他就为她奉上了一场现场秀!

恶心。

她在无人的街头蹲下,胃里一阵翻江倒海的难受。手机铃声响了许久,似乎才传入她耳中。

拿出来一看,屏幕上男神两个字赫然入目。

迟来的刺痛感顺着神经未梢传入大脑,她抬手捂住嘴,很快泪眼模糊。

男人的嗓音还带着质足后特有的慵懒性感:“沫沫,这两天一直在加班,忙到很晚,这才看到你给我打了好几通电话,有什么事吗?”。

萧千柔,人如其名,千般柔情,至骨优雅。

小沫没办法相信这个曾经拿命宠她的男人,就这么轻易的移情别恋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哽住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三秒钟后,她想说也说不出来了。

一声闷响,她的身子重重一频,随即软软倒在了一具男性怀里。

指间滑落的手机被一只大手接住,挂断,带人上车。

谈置 全程动作连贯,一气呵成。

……

在阵阵刺鼻的香水味道中醒来。

美丽妖娆的女人们攀附在自己身上,拉扯着她的头发、撕扯着她的衣服、比量着她的腰围.…

“头发干枯毛躁,没有我柔顺!"

“衣服廉价货!我一件内衣都比她一套衣服贵!"“腰粗!”

“什么嘛!我们这里什么时候连这种阿猫阿狗的货色都能进来了?"

头痛欲裂,浑身虚软,倾小沫艰难挣扎着想要下床:“你们是谁,这是哪儿……"

脚尖不等着地,紧闭的门忽然被打开,外面雪白刺目的光线骤然洒落下来,她一时不适应的抬手遮住了眼睛。

透过指缝,模糊的看到一抹颀长笔挺的身影,黑色短发下是一张堪称极品的俊脸,气场浑然天成。

细长的丹凤眼,桀骜轻凛的目光,敛着锋芒,妖魅而邪气。

"都出去!”年迈的长者站在男人身后,低低呵斥了一声。

刚刚还在床上肆意对她评头论足的女人们像是忽然哑巴了似的,一个个噤若寒蝉,一声不吭低头跑了出去。

长者随即也退了出去,顺便将门关上。

2 奇耻大辱!

没有了外人的干扰,偌大的空间里只剩下了她跟这个陌生男人,刚刚感受到的那股极具侵略性的气息陡增百倍。

倾小沫蜷缩在床头,不安的看着他长腿迈开,一步步逼近。

一份文件被丢到她脚下:"这是你写的?"

低沉又充满磁性的噪音,堪比天籁,又透着浑然天成的的倨傲清冷。

倾小沫像只警惕而敏感的小猫,微微倾身将文件拿过来后又迅速的缩了回去。

是上个月刚刚交给老师唐韵的成稿,从构思情节到整个剧本的完成,用了她足足一年的时间。

她惊愕:“它……怎么会到了你手上?"

“这是你写的?”男人又重复问了一遍,同样的语调,同样的表情,但微微幽暗下来的眸色无声的预示着他不会有耐心问第三遍。

倾小沫吞了吞口水:“是我……又怎样?"

前面两个字诺诺说出来,她觉得自己表现的略怂包了一些,于是又壮着胆子补充了三个字,小小的挑衅了一下。

受到了挑衅的男人眉梢一扬,忽然上前一步,单膝跪上床,在她回过神来之前大手扣住了她的脚踝。

微微用力,倾小沫便一路尖叫着被他从床头拽到身边。

那一刹那的大脑是空白的,只是凭着本能抬手护住了胸口,闭上眼睛哀求:“别对我用强.……"

别对我用强?

男人湛黑如墨的眸徐徐铺开凛冽的嘲讽,低嗤:“我看起来有那么饥不择食?"倾小沫:“”奇耻大辱!!

看不上她就看不上她,用得着这么刻薄?

男人一手撑在她身侧,另一手越过她头顶将文件拿了过来,拍了拍她的脸:“把这里面吻戏床戏的内容全部都改掉。”

用文件拍脸这件事情,倾小沫总觉得带了点侮辱的意味。

有点小愤怒。

但显然现在不是个维护自尊心的好时机。

她拧着小眉头,不大高兴:“这剧本最大的特点就是男女主的互动,怎么改?你是哪个电视剧的制作方吧?不喜欢这剧本你们不要就是了,我再投给别的制作.…….方”

说着说着,声音慢慢就弱了下去,因为清楚的感觉到了周身温度正在一点点的变冷,充斥着寒意凛凉的攻击性。

“改,嗯?”

这一次,男人只说了两个字,声音甚至堪称温柔。

只是文件锋利的一角一点点滑过她的脸颊,轻而缓;几局温柔,又仿佛随时都会毫不怜惜的毁掉她的小脸。

倾小沫僵了僵,屏息,不敢再多说一个字。

3 从9岁到19岁,她守了他整整10年。

改。

说得轻巧。

靠窗的位置放置着一张精致的红木桌,倾小沫双手痛苦的抱着小脑袋,迟迟没有去碰一下面前的剧本。

不是舍不得修改,而是…创作它的时候,她脑海中一直把萧千柔做为男主的原型,里面很多情节更是直接用了他们之间发生的点滴。

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会不惜狂喝咖啡,熬那么多次夜,耗尽心血,只为了能给他一个惊喜。

当初创作它的时候有多甜蜜,现在看到它就有多痛苦。

萧干柔跟那条水蛇小腰纠缠在一起的身影不停的在脑海中浮现,钝刀一般切割着她的神经,眼泪止不住的吧嗒吧嗒落个不停。

从来没想过他会背叛,哪怕一秒钟都没有。

9岁的时候认识他,彼时,15岁的翩翩少年已经是学校的风云人物,英俊、优雅、潇洒、矜贵,书桌、储物柜里的粉色情书跟礼物多到需要一天一清理。

他身上聚集的优点可以满足所有怀春少女们的幻想,各种奖杯拿到手软的学霸;

完美到无可挑剔的外貌跟身材;优渥显赫的家世背景;温润雅致的性格…….

倾小沫算是近水楼台,萧千柔家是重组家庭,他继母刚好就是她的亲姨妈,后来两家又住到了一个别墅区,她几乎天天找借口跑他家去蹭吃蹭喝。

从9岁到19岁,她守了他整整10年。

她在他身边的时候,他很洁身自好,不接受任何女生的邀约,也不送任何女生礼物,连暖昧都不曾有过

他只准她一个女生进他的卧室,只给她一个人做过菜,只帮她一个人洗过发,只牵过她一个人的手……

大概也正是因为这些唯一,才让她产生了错觉,才会在接到美国达特茅斯学院的录取通知书后,被兴奋冲昏了头脑,义无反顾的去了。

以为当初那个在机场里轻轻抱了抱她,说“我等你回来’的男人,真的会等她回来。

夜色皎皎,被迷离灯光轻柔排开,光影交错中,依稀能听到宾客们轻声细语的交谈声。

今晚是萧氏集团前总裁萧盛麟的八十岁大寿,聚集的是整个凉城上流社会的名纯贵胄,豪华私家房车跑车排成一片车海。

但饶是这样,其实这也并不是个多么非凡的场面,因为这种维系彼此之间千丝万缕关系的聚会,在凉城并不少见。

特殊的是,今晚的这场宴会,多出了一道十分扎眼的身影,扎眼到让这场宴会上近百数的精英才俊们统统黯然失色。

那样挺拔料峭的身形、浑然天成的强大气场,让他从出现开始,就吸引了全场宾客们的注意力。

萧千柔自然也注意到了他,抬手招来秘书。

秘书微微欠身,压低声音报告:“萧总,他是银海集团太子爷带来的,只说是刚刚回国的朋友,具体身份,暂时还没有调查清楚。"

4 剧本改好了你就睡?

银海集团在凉城的地位因此可见一斑,他太子爷西贺要带过来的人,谁敢阻拦。

萧千柔抿了一口香槟:“继续查。"

那边,西贺终于甩掉了一群攀附恭维个不停的老狐狸精们,走到正闲适的坐在泳池边喝着红酒的男人身边。

说他在喝红酒,但其实一整晚下来,他也只是象征性的抿了小两口而已

挑剔的家伙,喝几口82年的拉菲能给他委屈成这个样子。

西贺低嗤一声,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凉暮生一身经典的墨黑色西装跟西贺纯白的西装形成鲜明的对比,一个桀骜矜贵,透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一个风流潇洒,举手投足间都是大写的迷人。

这样一道风景线般的存在,越发引得众人频频侧目。

西贺晃着香槟杯,挑了一双桃花眼轻佻的看向他:"怎么?对萧千柔感兴趣?"

他洞察力一向精准,自然不会错过他的目光每每扫过萧千柔,都要停顿一秒钟的小细节。

眉眼深邃英俊的男人,周身却是凉薄寡淡的冷,搭在桌子上的手看微微叩动,夜色中,一双黑眸是泼墨般的暗沉:“下周,在银河府邸办一场派对,邀请他过来。"

西贺一愣:"为什么?"

他领地意识一向很强,只喜欢去别人的派对上勾三搭四,从来不主办派对让别人去他的地盘上撒野。

他问出为什么的时候,凉暮生已经起身,随意整理了一下西装后,提前离场。

刚回银河府邸,管家周伯就亲自递上了新沏好的茶:“少爷,要用晚餐吗?"

凉暮生抬手示意他将茶撤下去:“去酒窖,找瓶82年的拉菲过来。"

周伯一愣。

少爷在吃穿用度上一向挑剔,82年的拉菲这种档次的酒,他从来都是碰都不碰的。

见他站着没动,男人眉心压沉:"还不去?"

周伯回过神来,忙不迭的应声:“是。"

好在西少的府邸就在旁边,他的酒窖里应该会找到那么一瓶,先救救急好了。

初秋时节,深夜已显寒凉,浸透了酒窖的冷的红酒就这么泼了过来,倾小沫几乎是尖叫着跳了起来。

伤心了一晚上,好不容易有点睡意,就这么生生被他给泼醒了。

她抹了把脸上的酒,气急:“你是不是疯了?!"

凉暮生随手又倒了半杯红酒,轻凛的目光像是染上了酒的光泽,显出几分惊心动魄的魅惑来:“剧本改好了你就睡?"

倾小沫愤怒的瞪着他,一字一顿:"没、有!"

男人像是冷笑了一声,倨傲而讥诮。

6 究竟是有多不堪一击,才会轻易背叛?

不应该啊,就他这模样,一眼看过去就让人怀疑他是有多受上帝的偏爱,才会生出这样一张完美到无可挑剔的脸。

连他这边的几个女人,都被他勾的春心萌动,绞尽脑汁的想着办法爬上他的床去。

凉暮生碾灭了指间的烟,眉眼清冷的睨他一眼:"没睡到又怎样?你西贺床上的女人换了一拨又一拨,还不是连自己老婆的小手都没牵过?"

西贺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淡了下去。

等凉暮生离开,他才漫不经心的点了根烟:"我记得,上个月好像新到了几份香薰?"

管家微微领首:“是的少爷,印度分公司那边新研制出来的,知道少爷您不喜欢味道太重的,这次制作的几乎无色无味,听说效果也不错。"

升腾烟雾模糊了男人的俊脸,他勾勾唇角,屈指弹了弹烟灰:"去,给那姑娘卧室里点一份,算是少爷我的见面礼。"

也顺便,让他凉少开开珲,省的有火没地发,来给他找不痛快。

雪白大床上,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滑到了地毯上。

黑暗中,两点寒芒一瞬不瞬的盯着女人不安的小模样。

像是又回到了那个醉酒的夜晚,她迷迷糊糊中醒来,感觉到萧千柔就坐在她身侧,温热的指尖轻抚她的长发,:“晚安,我的小寿星。"

那时候的他,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写满刻满了喜欢。

她从未想过那个男人会有厌弃她的一天。"千柔……"

细细弱弱的声音,带着微微的哽咽:“萧千柔……”千柔?萧千柔?

黑暗中,墨黑的眸底飞快的滑过一抹凉凉的讥讽。

所谓喜欢啊,究竟是有多不堪一击,才会轻易背叛?

陌生的男士沐浴露的味道钻入鼻息,混沌的意识渐渐开始苏醒。

迷蒙睡眼刚刚睁开一点,微弱的光线中,不等看清楚自己身上男人的模样,便被一只冰凉有力的大手遮住了。

眼前再度陷入一片漆黑。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55338860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wt6.com/10534.html